吉达阁 >风水大师 >风水故事

神秘的中国民间风水故事

【导语】今天网小编和大家分享一则关于中国民间风水故事。在民间一直有流传关于神秘风水的故事,那么你又看过多少呢?现在跟小编来看看吧!

  两人来到恒白镇上,人人都向他两个侧目而视。杨帆自知在山上呆了这大半月时间,落拓成了什么模样可想而知,即使想象不到,回头看看彭也就知道了,颇自惭形秽。只是这家伙满面漆黑,衣衫褴褛,象个叫花子一样,偏偏走得昂首挺胸,神气十足,全然不顾别人的目光,倒像个得胜回朝的将军。杨帆暗暗好笑,又实在佩服这人的勇气可嘉,脸皮粗厚。

  彭也带着杨帆来到初来时住的那个招待所,还好值班的女服务员虽然皱起了眉头,倒没有把二人赶了出去。二人各自回到自己房间,自然是开大了水龙好好洗漱了一番,一头栽倒在床上就睡死过去。

  多少天没有踏踏实实在床上睡过这么香的一觉了,彭也在梦中把家乡的美食都吃了个够,吃着吃着,忽见对面的食客抬起头来,笑嘻嘻的一副一见如故的模样,竟然是颗龙头!彭也大喜,叫道:“龙兄,总算找到你了,你往哪里去!”那龙眨眨眼睛,一转眼间变了一张脸,竟是杨帆的脸,不由大是奇怪,说:“妹子,你怎么在这?”杨帆没好气地说:“我怎么就不能在这!”蓦然一惊,醒了过来。

  他睁眼一看,果真见杨帆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关切的看着自己。忙说:“大妹子,是你叫醒我的?”杨帆点点头,说:“我一觉醒来,太阳都落山了,就过来叫你吃饭去,想不到你比我还能睡。我是饿狠了,不得不叫醒你,你可别怪我啊。”浅浅一笑,彭也笑说:“咳,刚才我做梦还在吃呢,那个香啊。烦你稍等,咱们这就走。”一骨碌爬了起来。

  两人慢慢走在恒白镇的街上,灯光稀疏,凉风爽爽。默默走了一阵,杨帆叹了口气,说:“唉,真象做梦一样。”彭也油然而生感应,说:“是啊,人生本来就是梦,来来去去都在梦境里捣腾。”杨帆深深看他一眼,说:“你把什么都看作是梦,只有那条龙是真的…连我也好像不存在一样。”彭也一愣,不知她所言何意。

  杨帆说:“你看我这套衣服好看吗?”彭也一看,眼前登时一亮,原来她换了套白色衣裙,与她白腻的肌肤相得益彰,尤显楚楚动人。彭也大是欢喜,笑道:“原来我的妹子换衣服了,真好看。”杨帆笑道:“能不换吗。再不换,就怕别人会把我看成讨饭公主呢。”彭也笑说:“你是讨饭公主,我就是讨饭…老国王了。”杨帆噗哧一笑,说:“干吗不当王子?你也没多大年纪。”彭也不知为何,心突地一跳。

  杨帆指着前面一家店面说:“到那里吃饭吧,看起来也还干净。”两人进了店面,随便点了几个菜,特意要了一瓶啤酒,争得杨帆同意后,给她也倒上了半杯。彭也抿了一口酒,长长舒了口气,说:“这样的酒饭,搁平时我压根看不上眼的,可现在香得我差点连舌头都咬下来。”杨帆笑着说:“男子汉的,哪有这样喝啤酒的,象个女的一样。来,干了!”努力做出豪爽的模样,喝了一大口啤酒,立时脸泛红晕。彭也眼睛一亮,说:“妹子,你还别说,我可算找到感觉了。来,干了!”把酒一饮而尽。

  杨帆笑问:“你找到了什么感觉?”彭也笑眯眯地说:“就是大学里喝酒的感觉,和猴子他们就这样大杯大杯的干,痛快!”杨帆淡淡地说:“是吗?”不再说话。

  彭也吃了口菜,说:“妹子,你假期快满了吧?”杨帆说:“你不愿我再跟着吗?那没关系,明天咱们就分开走路吧。”彭也愣了愣,说:“我不是那意思,我怎么会不愿你跟着呢?”杨帆立时问: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彭也双手一摊,大声说:“我什么意思也没有啊,不就随便问问吗?”

  不知怎么的,气氛有些发僵。这时候,小饭店墙上挂着的电视机正在播放,两个都努力把注意力转到那边去,似乎在躲开一种无形的压力。电视上正在放演一部纪录片,说是一个大学的研究机构,组织了一个探险队,深入川西藏边,对一些尚无人迹的荒谷雪域进行考察。这正与他两个眼下进行的工作一样,两人不知不觉就看入迷了。片子中提到,探险队在探索过程中发现了一些不明生物的痕迹,在一个湖泊旁还亲眼目睹了一样生物从水里腾空而起,飞去不见,因此怀疑是一种两栖生物。看到这里,两个的眼睛都亮了,都转过头向对方看去,不约而同的点点头。

  彭也下意识的说:“川西?好嘛,从最东北到最西南,穿越了整个中国,太遥远了。”杨帆微笑着说:“刚才我说话不太注意,你别见怪。”彭也一摆手,说:“跟我妹子见怪?哪能呢。”杨帆笑着说:“我还有一个建议。不是要去四川吗?要经过武汉我的母校某某大学。学校在地质分析上的力量是最强的。你找到的两块玉石,不如拿到大学里去分析一下,看看究竟是什么成份。”

  彭也大喜,说:“好啊,亏得你提醒。咱们也把找来的东西分析分析,看看究竟是什么,免得盲人骑瞎马,白忙乎一场。”杨帆低头一笑。

  两人在恒白镇上好好休养了两天。原来杨帆打算第二天就上路西行,彭也说还没歇够呢,又多耽搁了两天。其实杨帆怎不知道他也是在照顾自己,其实他可比自己心急多了。

  两人乘客车到北林,转乘飞机飞到武汉,出了机场就直奔大学而去。

  杨帆找到自己过去的老师,请她带着去分析中心检验玉石。老师看见她与彭也偕行,不住地冲她挤眉弄眼,意思是这位就是你的男朋友吧?只是彭也在侧,也不方便贸然动问。杨帆不知怎么去说,只装做不懂。见老师这副心急的模样,好像比嫁自己的女儿还上心,不由啼笑皆非。

  分析结果要两天后才能出来,两人只好在武汉逗留两天。杨帆请老师吃饭,老师说事情太忙,脱不开身,改日再约好了,就与她分手了。临行前丢下个意味深长的眼色,笑嘻嘻离去,弄得杨帆直摇头。

  逗留武汉两天的时间里,杨帆领着彭也游览了武汉三镇的各个有名景点,登黄鹤楼发思古之幽情,临大江而叹逝者如斯,着实玩得痛快。回到宾馆,已是夜里时分,两人互道晚安,回房睡去了。 








你可能也喜欢:

相关推荐

风水大师